传统意义上的摄影已死,其作用仅剩下去充填博物馆的白墙,再想用作品去展示自己的技法有多高超、光影和构图有多独特已经显得太愚昧,讨巧性地去拍摄一些冷门题材,那是因为对摄影史的无知和不理解,用影像去探索什么是影像的影像(元影像)就如同用放大镜去研究放大镜为什么能放大一样充满着虚幻和无解,相反,作为语言表达和信息传播层面上的摄影正一日千里汹涌澎拜地发展着,充满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