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冰
辽宁省/大连市
19万
访问量
QQ:12440900
电话:13998441263
新浪微博:@中国陈冰
腾讯微信:chinachenbing

1985年毕业于佳木斯卫生学校。
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公卫医师、导游员、企业管理者、网站设计者、网站管理员、职业摄影师。

现为自由职业者、摄影师。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摄影术发展到今天,技术已经不是主要的了,它的功夫主要在对各种社会、历史、文化知识的积累,知识积累多了,悟性自然也就提高了,悟性高了,好片自然也就出来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急不得,要想快,就只有一个办法,抓住一切可能的时间和机会,学习!
2014-12-28 14:34
27
0
1944
老磨坊
6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很难见到大型粮食加工企业,每个村里都会有一两个半机械化的粮米加工点,也就是“磨坊”,现在几乎看不到了。前几天去了一次盖州市太平庄乡,发现在那里竟还有这样一个加工点,就进去看了一下,很难得。
2014-12-17 20:47
9
0
1062
2013年,有机会去杭州的南宋御街转了一天,现在选几张发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扫街,就是看见了什么值得拍,就拍一下,眼光、心得都在自己的意识里,价值观决定索图取向。
2014-12-15 19:09
1
0
634
李思谋老师在他的文章《摄影,我们选择黑白还是彩色》中说的非常好,这是一篇有思考并以他丰富的实践经验作为铺垫的,关于摄影中黑白还是彩色问题的一个极为丰富的总结。我这篇文章仅算是对他文章的一个补充或是扩展吧。
2014-10-19 00:42
3
0
848
“占中”是违法的,阻碍交通、干扰经济发展,即使不是少数人操纵的也不行,必须坚决打击!“占中”的起因源自于中国政府,自己的屁股你自己看着办吧。
2014-10-03 13:36
3
0
862
崇礼被誉为长城博物馆,在那里既可以看到宋、明朝时期的长城,也可以看到战国和汉唐的时的古长城。长时期的空民化历史沿革造就了崇礼特殊的地域文化景观,那里每个村落里的房屋建制风格都大致相同,民风质朴、其性格和相貌特征也与发达地区的区别很大。感谢四月风上个月初组织的研讨学习活动,除了让我学到了很多知识外,还走马观花般地见识了当地的地理地貌和当下的人文景观。
2014-09-03 23:52
7
0
1127
8月5日四月风一行从崇礼返回北京,一下车我就和老康匆匆赶往北京站,生怕误了火车。还好,按预定时间及时赶到,离我的车检票大约还有半个小时,就和老康在广场上转了转。
2014-08-26 21:16
17
0
1321
刚才去亚马逊找《塞尚之后的康德》,在网站相关书籍推荐栏中看到一本标题醒目并且还是我比较关注的书,《怎样阅读照片》,于是就打开来看看,下面是亚马逊为介绍该书所附的照片,我看了这些照片的内容之后有一种被骗的感觉,不知大家怎么看?
2014-08-13 12:02
24
0
912
“在此情况之下,几乎任何调整利益关系的努力都遭到权贵的强有力的抵制,民众保护和争取自己利益的权利都会受到无情的打压,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一种系统的维稳思维和维稳体制。可以说,什么叫维稳?就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格局不变。当然,这不是说不需要社会稳定,但像中国这样,把维稳放到如此突出的位置,不择手段进行维稳的国家无疑是极为鲜见的。”——孙立平
2014-08-12 08:58
3
0
603
我非常赞同魏民的文章《当代艺术去中心》中的观点,当代艺术作品不仅仅是供人看的,更重要的是供人去思考的,它提供了让人去思考的线索和引子,提出了对现实的追问与撞击,既观念,除此之外都是被资本同化了的架上产品而非当代艺术。
2014-08-11 23:06
4
0
680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毛主席,领导我们向前进。”
50前的过来人恐怕都唱过这首歌,在那个封闭的社会环境里,被洗脑的我们满怀深情地高唱着这首歌并不是我们的错,全社会的意识形态都被引导到个人崇拜的氛围里,任何有违于这种意识的行为都会被视为异端并被立即发现、迅速处置。从五四以来,北京天安门广场就被视为我们祖国的心脏,是国人心中最为神圣的地方,因为那儿是中华民族追求民主、自由开始的地方。它的神圣是因为有五四、有一二九、有48年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更重要的是,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举行的地方。一个新中国的诞生,给人们带来了无限的希望,那时,被我们称作国民党反动派的那帮人曾无时无刻不想在天安门广场弄出点什么动静来,可没能得逞。文革中的“地富反坏右”们虽然对当时的共产党、毛主席怨恨重重,但也不敢对天安门广场有半点非分之想。人们进天安门广场就像进出自己家的前堂后院一样随意无拘,走在广场上也如同走在大马路上一样无遮无拦,从来就没听说过还需要设一道安检来保卫我们。为什么?安全啊!你就不怕有人拿大片刀来砍你吗?哼,要砍上哪儿不能砍,非要到广场来吗?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八九以后,广场还是那个广场,但已不是我们自家的庭院,广场的神圣虽从未改变,但广场的象征确已改变,它除了是中国近代史中那个代表人民反帝、反封建的中心以外,他还有了另一层含义,那就是它是国家的象征,政权的象征,或者说它是中国共产党的象征。“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道理,保卫广场是我们大家的责任,没得说!如果人人都擦亮眼睛,人人都提高警惕,即使有个把坏人想破坏广场的某个设施也会立即被众人制止,何劳还要在各个出入口派重兵把守,弄得个旅游大忙季节让这么多人在炎炎烈日下排这么长的队?再说了,广场上也没有什么值得破坏的东西,无非一旗杆,一石碑,一纪念馆而已,非炸药、铁锤等“重武器”也不能把它们怎样。问题是有人去广场破坏的不是它物,而是他本人自己,他们可以死在《中国青年报》社门口,但不能死在我广场上,他们可以在自己的家中悬梁自尽,不可以在我广场上泼油自焚。为什么?影响不好!面子没了,社会不和谐了。由此我们不禁要问:“卫兵们,你们在保卫谁?为什么要剥夺我们进入广场的便利?”

图片拍摄于2014年8月1日。

补充一点背景资料:8月1日早晨,我和老康约好在北京站前广场会面,见面后便商议上午时间怎么用,我说国博有个油画展挺不错的,可他不感兴趣,我说要不就去王府井吧,他说你去那儿干嘛,你又不买东西?最后我们都同意去天安门广场看看,反正也没事。乘地铁从前门站一出来,就见莫大的一群人在排队,仔细一看,原来都是准备进广场的外地游客,相信这个时候北京人不会来凑这个热闹。我立马跟老康说,得了,咱们别从这儿进了,往前走走再看吧。绕过广场东南角,那儿也有一个进广场的通道,照样是人满为患,于是就继续向前走,边走边拍照。一路上摩肩擦踵,顶着烈日,沿着广场东侧路外边向北走,眼巴巴地看着马路对面就是广场,可就是进不去,但见人声鼎沸,除了排队的就是和我俩一样在绕着广场找机会进场。当我们过了国博以后,我说:“得了,今天哪儿也去不成了。”排队进国博的人群有近百米长,国博门前进广场的口子排队的人也不少,没办法,只好在这儿耐心地等了。还不错,这儿的安检不是很麻烦,排队大约20分钟,我们就进了广场。
2014-08-10 00:10
17
0
878
因为组图不能添加视频,因为特殊情况没有及时补充这段视频,现在补上。
2014-07-06 21:17
0
0
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