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摄影作品的展示上,究竟是应该用彩色还是用黑白,有很多人在讲这个问题,虽然他们讲的也有一定道理,但我感觉他们都没有讲到本质上,我在这里想从另一个角度,从人的生理和心理特征的角度去讨论这个问题,希望能给摄影人提供一种新的思考线索,对色彩的属性有一种新的认识,达到在呈现作品时能够胸有成竹。

在摄影作品的展示上,究竟是应该用彩色还是用黑白,有很多人在讲这个问题,虽然他们讲的也有一定道理,但我感觉他们都没有讲到本质上,我在这里想从另一个角度,从人的生理和心理特征的角度去讨论这个问题,希望能给摄影人提供一种新的思考线索,对色彩的属性有一种新的认识,达到在呈现作品时能够胸有成竹。

先看三个例子

微信图片_20180121130705

图1 来源于「摄影大咖说」VIP会员群©小Q新视野  

例子一:照片中是一只戴着眼镜的狗,很显然,我们不需要知道这只狗究竟是白狗还是黄狗亦或是蓝狗,照片的主题就是想让我们看看狗狗装人时的样子,温文尔雅很有学问,很文明、很友善,绝不会呲牙裂口的咬人,在这里用黑白两色来呈现就足够了,并且还可以直达主题,同时也暗示人们,这是一种黑色幽默。这里不需要彩色,彩色反而是对主题的一种限定,难道只有黄狗才可以装人,绿狗就不可以吗?还是绿狗装人没有白狗来得更像人?这里的黑白代表了一种普遍的狗——狗的概念,而非某一条狗。也就是说,这是一条抽象的狗,或叫狗的抽象物。

沧海一栗_20180121130815-

图2 来源于「摄影大咖说」VIP会员群©沧海一粟

例子二:左上角是“沧海一粟”发在群里的原片,表现一名演员正在化妆时的情形,色彩调整为中性写实风格,为了说明色彩在表现不同情绪上的可能性,我在Photoshop上对它进行了另外三种色调的调整,右上是用最简单的去色功能将其变为黑白片,可见演员面部的品红色彩妆完全消失了,这种改变使作品偏离了照片的主题,因为我们没能从画面中抽象出一种能代表所有演员化妆时的概念物,相反失去的色彩让我们感到茫然,她往口唇上涂抹的是什么?除了口唇和眼眉别的地方没有变化啊?左下是在原片的基础上改变了全片的白平衡和亮度,使其偏蓝绿色,这种改变有点像聊斋故事里的画面,让我们看到了演员脸上有一种忧郁的表情,显然这是一场不情愿的演出;右下是在原片的基础上进行了暖色白平衡调整并增加亮度和饱和度,这样我们就明显的看到了一种喜庆和欢乐的氛围,最起码演员脸上的忧郁情绪减轻了,这种色调也预示着演出一定会成功。

海流_20180121130846

图3 来源于「摄影大咖说」VIP会员群©海流

例子三:照片场景是一座即将举行揭幕典礼的单位大楼,是什么单位我们不得而知,也无需知道,在当下这样一个以权力和金钱为中心的社会中,普通工薪市民是不会拥有这样的大楼的,画面中采取了大面积的蓝绿色幕墙玻璃与一小块红布的对比的手法,突出显示了红布的作用,很容易让人们联想到它就像是一条比基尼裤衩,红布遮挡着一枚象征着大楼身份的徽标,这徽标不是权利也定是金钱的象征,但在大楼主人眼里,这红布却是象征着吉祥与美好的未来。右图是我用Photoshop将红布变成近似于大楼幕墙玻璃的颜色后的效果,原片中的这种意义基本上消失了,裤衩的概念和遮羞的意义没有被绿色抽象出来。

以上三例让我们看出,彩色在摄影作品中的作用是多么巨大,而黑白两色的表意性则相对单一。凡事不仅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下面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其中的原因。

黑白是彩色的影子

我们从最根本的人眼生理结构说起,人眼是人体感受外部光线的唯一器官,人眼的构造就如同一架照相机,视网膜相当于照相机的底片(感光元件),视网膜上大约有1.4亿个感光细胞,分为两种,视杆细胞和视锥细胞。视杆细胞总数达1亿个以上,主要负责感受光线的亮度变化,有较高的光敏感度,在夜间或光线较暗的情况下起作用,但不参与色觉,只要是波长从380~580纳米的可见光都对它起作用(这一区段主要为蓝绿光,见下图)。视锥细胞约有600~800万个,主要负责感受外部世界的色彩变化和对物体空间做精细分辨,可惜的是,视锥细胞在光线较弱的情况下,作用很弱。两种细胞在视网膜上的布是不均匀的,离中央区域越远,视锥细胞则越少,视杆细胞就越多。人眼的这种生理结构造成了人在暗光条件下会视物不清和定位不准,只有在光线良好的情况下,才能看清物体的细节和真实颜色。

视细胞对可见光敏感度曲线

图4 人视锥细胞感光示意图。横轴表示了不同的波长的光对映的颜色,三条白色的曲线表示了人的三种视锥细胞对不同波长光源的敏感程度。在中长波的光区,因为有两种视锥细胞(M和L),所以人能分辨出多种颜色。而在短波区只有视锥S,所以对人来说,这一区域的光只是深浅不同,并没有颜色的变化。图片©来自网络

眼睛的这一生理结构和特征,让我们不能像猫头鹰和蝙蝠一样习惯于夜生活,黑夜里视物不清会让我们感到恐惧和害怕,会让我们感觉到不适应,光明和色彩会让我们感到心旷神怡,天亮了一切OK,可以做任何事情,我们常常把社会不公比喻成是黑暗社会,将暴力犯罪说成是黑恶势力,把公平正义和助人为乐说成是阳光和正能量,就是这个道理。

但还有另一种现象,例如,我小时候家住农村,没有电,每到晚上人们就只能靠点煤油灯照亮,家人围坐在灯前,背后高大的影子从地面一直投射到天棚顶上,晃来晃去的让我们小孩子感到非常有趣,有时候还和小伙伴们一起在灯光前做手影游戏,比试着谁玩的花样多,不亦乐乎。这种影像也是“黑白”的,而且还是剪影,却没有让我们感到恐惧,反而是让我们浮想联翩,乐在其中。这是因为当我们处在一个自己熟悉的环境里时,我们知道它是安全的,周围环境的物体颜色已经存储在了我们的记忆里了,尽管光亮非常有限,我们也不会感到茫然,不会害怕,甚至有时还会产生出一种朦胧和浪漫的情调。比如当我们散步在夏夜的房前屋后,蛐蛐和蛙鸣会让我们进入到一个梦幻世界里。

如果将这种心理反应推广到摄影当中,可以解释,为什么好多摄影人都喜欢用黑白照片来呈现自己的作品,因为他们原本就已经熟悉了他们所拍摄的那个彩色场景,或是他们在之前就见过那张黑白照片的彩色稿,黑白照片上的色彩虽然P没了,但他们心中的那张彩色稿和黑白的联系仍然还在,看了黑白的就能回忆起彩色的是什么样。可是,对于没有看到原来那张彩色稿的观众来说,会产生很大的麻烦,麻烦就是不能准确地判断黑白照片上的景物是什么颜色,这会让他们感到茫然,就如同在黑夜里处在一个陌生环境中一样,找不到北。

不过人类又是一种适应性很强的动物,他们能从外部世界里获取经验并进行综合,反过来再根据这种经验的普遍性在外部世界中找到自己意识的归宿,因而又不至于完全茫然,这就是为什么黑白影像自古有之,我们却并没有感到阅读困难的原因。比如,我们可以根据人类皮肤的颜色和共性,来欣赏黑白人像(体)照片,根据大海、森林和蓝天的颜色来欣赏风光照片。因此可以说:黑白是彩色的影子,黑白照片是现实世界的影子。

640_6

图5 仿青铜色彩加上人体变形制造出的超现实图片,©来自网络

人类可以根据影子去揣摩原物的样子,不过这种揣摩是有条件的,黑白影像中的符码不能超出观者的经验之外,否则就会造成认知障碍。如果你从来就没见过铁锤和镰刀,你就想象不出党旗上的标志为何物,就像我们不能在黑白照片中欣赏到秋天里的红叶一样。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在摄影中,有时候我们可以利用这种认知障碍来作为蒙版,屏蔽掉一些不需要观者注意的信息,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黑白影像的抽象性,从现实中抽象出隐藏在色彩中的影调和线条,用以表达作者想要强调的主题和趣味,让观者的注意力直奔主题,或者是扩大观众的想象空间。比如上文中图1《狗》的例子。


彩色的基本属性

 

我们知道,人眼的生理特征让我们不能在夜晚很好地识别色彩,但也不是完全不能识别,稍许的光亮即可让我们感知到有色彩的存在,但由于视杆细胞的感光特性,我们只能对光谱中的蓝绿色区域有一定程度的感知,对其他区域不能很好的感知,这会让我们本能地把蓝绿色光跟黑暗和恐惧联系在一起。

不仅如此,人类在与大自然的长期搏斗中还建立起了另一套色彩认知体验,那就是每当自然灾害即将来临时大地和天空所呈现的样子(色彩)。比如,一场暴雨即将来临,乌云压顶,天阴的像一只大水盆时的色彩,雷鸣电闪时大地被照亮的色彩,大风刮得天昏地暗时的色彩,阴雨绵绵久下不绝时的色彩,这些色彩带给我们的几乎都是烦躁、郁闷和恐惧;相反,那些伴随着高亮度和高饱和的明锐色彩,比如蓝天白云、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带给我们就总是快乐和欣慰,所有这些来自于大自然的经验都慢慢地融化在我们的潜意识里,让我们自然而然地将色彩昏暗与不祥联系在一起,将色彩艳丽与欢乐和喜庆联系在一起,这就是色彩激发我们情绪反应的心理学基础。

我们暂且把它称为色彩的情绪属性,这种属性是由人眼的生理机制和人的日常生活经验所决定的,是种群性的集体反应,也是自然界赋予我们的客观规律。既然是客观规律,我们就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将色彩控制的好,完全可以在摄影作品中随心所欲地表现各种主题,包括抽象主题,比如上面例子图2和图3。

Image00007_1

图6 图片来源:大连庄河©于开令 (彩色原片见文末)为了让读者能亲身体验一下先看黑白照片,然后再看它的彩色版的感觉,我特意将图6和图7的彩色版放在文末,不加任何解说,以免限制了读者的想象空间。

05_S2A4895_1

图7 图片来源:大连庄河©于开令(彩色原片见文末)为了让读者能亲身体验一下先看黑白照片,然后再看它的彩色版的感觉,我特意将图6和图7的彩色版放在文末,不加任何解说,以免限制了读者的想象空间。

色彩的属性以及如何使用,是一门非常复杂的学问,不可能在一篇短短的几千字文章中说透,这里说的仅仅是我自己的一点学习心得。对色彩的理解每个人可能会有所不同,但无不来自于个体生命对外部世界的心理体验,并存储在我们潜意识中,它的外在表现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心性”,人的心性受影响于我们所接受的教育,特别是幼儿教育,比如妈妈的一个亲吻和拥抱、父亲的一次惩罚、生命中的一次劫难、亦或是一个动画片中吓得你大哭的镜头,这些都会对我们怎样去看这个世界产生影响。无数的经验和说教塑造了我们对眼前这个花花世界的认知规则,我们按照这些固有的规则去处理我们的日常事务,在摄影中我们用相机去框取现实中最能代表我们心绪的那一小块,用来阐释我们对当时场景的理解。如果说摄影中还有元影像的话,我认为也不是藏策先生所说的那种影像背后的影像,而是在我们成长过程中,我们所经历的那些活生生的生活画面。

在摄影中,我们对色彩的理解和运用切不可按照教科书中的条条框框去生搬硬套,同样的是蓝色会因场域和内容的不同而产生出忧郁、沉静或开朗活泼的效果,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个心就是独立自主的“心”,善于独立思考的“心”,任何一种束缚人们心灵自由的强权系统都是有害的,小到教科书,大到国家政治。


Image00007

图6 彩色原片  图片来源:大连庄河 ©于开令


05_S2A4895

图7 彩色原片  图片来源:大连庄河 ©于开令


2018年2月1日完成于大连庄河。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