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摄影是人类亘古就有的一个心结,它既没有来,也没有走,它始终在我们心中。
本文主要是梳理一下我最近几年对有关摄影问题的一些思考,也是对平时看书学习的一个小结,这里尽量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以期对部分摄影初学者有一些帮助。
摄影是什么,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明了的问题,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困扰了我很长时间。刚开始学摄影的时候,根本就不关心这个问题,也不知道有这个问题,以为摄影就是拍照,拍得好是因为懂构图、懂艺术,以为摄影就是比较高级的照相。随着自己拍摄技术的不断成熟,常常会因为一张照片的好坏与人争执,说好,只是因为那张照片看上去比较好,说不出个子午卯酉来。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自己不懂摄影,不懂摄影也就不知道什么样的照片才是好照片,更不知道怎样使用摄影,只是一味的追求拍出来的画面好不好看,不知道怎样用影像语言去表达自己对眼见的所思和所想。后来,经过不断地读书学习和很长一段时间的拍摄实践,才渐渐地对这一问题有所领悟,原来拍摄是一种观看,摄影是围绕着以观看为核心的一系列思想和行为的总和。

摄影的范畴

在人们的日常用语中,一说到“摄影”,首先想到的就是拍照片,比如老板指示员工:“去请个摄影师来,把咱们的产品拍一下,好宣传用。”在这这例子中,摄影师拍照的一系列行为肯定都属于摄影,包括摄影师按快门及其按快门前的构思和对画面安排等一系列过程,通常我们只是把摄影师的这些工作行为叫作“摄影”。那么除了摄影师的拍照行为之外,对所拍照片的后期编辑、排版、发布以及通过什么渠道进行传播等一系列活动算不算是摄影?当然也都是摄影,因为照片拍的是否合适,比如色彩啦、明暗啦等都需要后期用电脑对其进行调证,调整的好坏直接影响着客户对产品样貌的了解。再后来影像以什么形式发布以及通过什么样的渠道传播等,也影响着大众对公司产品的接受度,也应该属于摄影的范畴。这样一来,摄影就和传播学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了,并且借助传播手段为天下所知晓。那么老板想要把产品拍成照片和发出指令这一行为算不算是摄影,我想这也应该算是摄影,而且还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因为那个老板往往就是我们拍摄者自己。这里我们举得是一个商业摄影的例子,通常在一般情况下,比如纪实摄影、艺术摄影等,拍摄之前都需要我们自己决定拍什么、怎么拍、拍完了要干什么。也就是说那个“老板”就是我们自己,我们自己才是拍摄的动因和策划者。这样分析下来,我们对摄影的范畴就清晰了,“摄影”不仅仅只是按快门拍照片这点简单的动作和行为,还包括前期的策划和思考,还包括后期的编辑、发布、展示,以及怎样传播等一系列与之相关的活动行为。

摄影是否存在?

我们常常会在网络媒体或一些报刊杂志上看到有"摄影本体论"这一说法,其实他们都是在讨论摄影的本质是什么或通过影像能干什么。“本体论”是一个哲学上的命题,本体论也叫作存在论,论述世间的事物是否“存在”及其规律,如果按照哲学对本体论的定义,那么摄影本体论就应该讨论摄影是否存在。那么摄影是否存在呢?在今天这样一个影像时代里,可以说摄影无处不在,每天都有无数的影像让我们熟视无睹,甚至到了一旦某篇文章中没有影像,会让我们觉得非常枯燥,可以说我们已经患上了一种影像依赖症,太多的影像反而让我们感觉不到还有摄影这一存在,就像我们每天都生活在空气中,却感觉不到空气的存在一样。从逻辑上讲,就像我们不能在空气中证明是否有空气一样,我们也不能用影像或用摄影的方式来讨论摄影是否存在。在一些展览的前言中,我们常常会看到里面有“某某对摄影本体进行了探讨”等类似的词句,其实我们并没有从其影像中看到什么是摄影的本体。所以我认为在中国摄影界流传的“摄影本体论”这一说法是个伪命题。不过直到现在,在有一些人的头脑中始终还保留着一种,在过去胶片时代遗留下来的旧的"摄影"观念(概念),这种观念以照片为中心,以呈现美的感受为诉求,以作品被某些机构组织或大型评奖委会所肯定为目的,这种"摄影"曾经被人们认为是高大上,拍这种照片的人曾经被人们认为是了不起,被人们称作“摄影家”能使他们感到非常荣耀。可惜在当下人手一台照相机(手机),网络传播随心所欲,且已覆盖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的时候,他们的这种"摄影"已经彻底地没戏了,除了在一些小圈子里还玩儿一玩儿,还可以相互吹吹捧捧之外,他们这种“摄影”已经不存在了。要不信,你去大街上拦住100个骑车上下班的人问问,现在中国的"摄影家"们都有谁?

摄影工具论

想通过"摄影"成为"家"的人越来越稀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天都在用摄影记录着自己的生活,呈现自己的想法,在网上刷自己的存在感的普通人,摄影已成为他们取代文字且比文字更好用的表达工具,他们本身就在摄影当中,他们自身感觉不到还有“摄影”这回事儿,他们与摄影融为一体,在需要拍摄的时候,他们就拿起手机随手一拍,如果在他们觉得需要拍摄的时候,突然发现没有了“家什”,他们会感觉到莫大的失望与惋惜。在这个时候我们或许会说,原来摄影器材才是工具啊!是的,没错!但如果我说摄影器材是摄影的工具,摄影是表达思想的工具,你会觉得突兀吗?或许吧,因为很少有人会这样想,就像人们都知道语言是表达思想的工具,但不觉得舌头是制造话语的工具一样。所以我们常说,自从有了照相机,才有了摄影,就像自从有了锅才会有饮食文化一样,摄影必须有照相机。可是光有锅产生不了饮食文化,光有照相机也不会有摄影,这里关键的还要有人,有会拍照和烹调的人,照相机和锅都只是“器”,只有“观看”和“火候”才是“道”。这里最关键的还是人,人是使用摄影这一工具的主体。数字化时代,摄影(器)无处不在,人们每天都在使用它,它就像话语一样每天都伴随着我们同行,它是我们的影子,同时也帮助我们制造影子。

摄影的善与恶

当我们认可摄影是工具后,这个问题就不言自明了。但遗憾的是,仍有很多人认为摄影本身有善恶。其实照相机并不像一般的工具那样生来就带有善或恶的属性,菜刀和筷子他们生来就带有善的属性,虽然也可用它们来杀人,但它们制造之初就是为了用来切菜和吃饭。枪炮制造之初就是为了杀戮,所以它们生而为恶,虽然亦可用作自卫和除恶。照相机生而非善非恶,但用它所从事的摄影却可善可恶,就像舌头发声可以是骂人也可以是哄人一样,其主导者是上面所说的那个"老板",如果老板让摄影师在照片上将产品的瑕疵抹平了,用照片来欺骗消费者,摄影就是恶器,如果老板想召回缺陷产品,用照片以告知用户其产品上的缺陷所在,那么摄影就是善器。所以,我们如若说摄影有善恶,不如说"老板"有善恶。

摄影从哪里来

从摄影史中我们知道,1839年法国人发明了摄影术,标志着摄影的诞生,于是我们就认为摄影是从欧洲来,1839年以前没有摄影,其实这些认知都是有局限性的,这种局限性束缚了我们对摄影的理解和使用,固化了我们对事物的观看视野。(有关观看的话题或另文探讨,这里不展开)。人类的任何一项发明创造都不是凭空产生的,或某一天上帝赐予我们的偶遇,发明创造是因为有使用者的迫切需求才发明之。在走过文艺复兴时期后的欧洲十九世纪中叶,正是人们用机器代替人工体力劳动的鼎盛时期,织布机解放了纺织女工,蒸汽机车淘汰了马车和帆桨,社会对逼真影像的大量需求迫使人们去研究发明出一种机器来取代手工绘画,就像我们今天为了减少污染,必须尽快找到一种新的清洁能源来取代化石能源一样,于是就诞生了摄影术。其实人们想要获取逼真影像的愿望是亘古就有的,比如绘画中的速写、写生和超写实绘画,只不过到了十九世纪中叶才变得越来越迫切而已,那么获取逼真影像的其它方法算不算是摄影,我认为必须得算是摄影,只不过是称谓不一样、方法不一样罢了,因为有了照相机更加方便了,更加快捷了,其行为的核心主旨都一样的——观看,唯有观看才是建构影像的基石。反对我这种认识的人可能会说,摄影不同于绘画是因为摄影是机器制造影像,照相机杜绝了人为的干扰影像的可能,因为照相机存在才使得摄影与绘画截然分开,人们才能造出忠实于原物的真实影像。是啊,但那是以前。现在我想说得是,自从有了数码相机和电脑修改照片以后,摄影的实证性就在不断地消失,一直消失到今天我们再也不敢相信微信中的美女自拍像的原物还是不是美女?镜头已经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只画笔,摄影用自己的进化把自己否定了,把自己打回了它的原型——绘画,就像蝴蝶经过一个夏天的张罗之后,变成了无数只虫子。

其实,摄影是人类亘古就有的一个心结,它既没有来,也没有走,它始终在我们心中。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