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传统意义上的摄影已死,其作用仅剩下去充填博物馆的白墙,再想用作品去展示自己的技法有多高超、光影和构图有多独特已经显得太愚昧,讨巧性地去拍摄一些冷门题材,那是因为对摄影史的无知和不理解,用影像去探索什么是影像的影像(元影像)就如同用放大镜去研究放大镜为什么能放大一样充满着虚幻和无解,相反,作为语言表达和信息传播层面上的摄影正一日千里汹涌澎拜地发展着,充满活力!

国内现有平遥、连州和丽水三大摄影节,如果从影展的规模和社会影响力角度看,可以称为一线影展,那么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在这两方面要略逊一筹,可以称为二线影展。前些日子,我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有幸来到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的现场,参观了所有展厅,之后对这个展览有一些个人的印象和思考,在这里稍作整理。

20161111-081649_1280
 图1、博物馆外

20161111-094328_1280
图2、一楼圆厅展场

640_2
 图3、各类展览的分布区

影展在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博物馆内举行,主办方将所有展厅都辟为影展使用,可见对该影展的重视,不过如果没有图3的列表做参考辨认,展场内不太好区分哪个展属于主题展、学术展或实验展,因为各展厅都没有文字或标识提示展览的类别。除了邀请展之外,其它展出的作品下面极少有文字说明,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图说,大部分作品没有标题,仅标注了作者、策展人、作者国籍,组图或单幅影像在说什么只能根据语义模糊的前言去揣摸,邀请展的每张照片的下面都有简短的文字说明,清楚地告诉观者这张照片在说什么,我认为这是此次展览中最好的展,不管是它切中的主题,还是影像中形式语言的运用,都有可圈可点之处,可惜它被安置在地下,进入地下层的楼梯口非常隐蔽,并且没有明显的方向指示牌,我在整个博物馆内找了很长时间才找到。

摄影已死

传统意义上的“摄影”侧重于影像的实证性和在场性,因为摄影器材越来越先进,可以拍照片的器具差不多已经人手一部,繁琐的暗房和数码后期变得越来越简易,差不多人人都可以掌握,所有这些改变了人们对“摄影”的认识,大众已经不再将“摄影”当回事了,他们不再认为他们不会摄影,同时也不再认为每张照片所展示的内容都是真的,因为他们自己也会在照片上造假,这是人类进入21世纪后,摄影所面临的尴尬。反映在现实中的事实是,已经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看影展了,影展仅作为摄影界内部的一个例行公事而存在着。我到达影展现场是在影展开幕的第二天,整个上午稀稀拉拉去看影展的不足百人,据门口的保安讲,“昨天整个大厅里都挤满了人。”在目前这样一种摄影生态中,不光是济南摄影双年展,其它的地方性摄影展也都一样,虎头蛇尾,观看的人极少,开幕的当天请一帮人来热闹上几个小时,什么专家、学者、领导、名流等等,然后就放在那儿让它自己凉快了。

摄影的死,更悲哀、更致命的,还是各方学者大咖们对“摄影”的高阁化和魔幻化,他们所制造的理论一般人不懂,自以为高深莫测,其实都是在自说自话。比如“对话”说,我们常识中语言意义上的对话就是有问有答,可是当把两张照片摆在一起的时候,你看不出它们相互之间在说什么,就把观者弄糊涂了,本来就是两张很好看的照片,单个看上去,观者根据自己的理解基本上都能从不同层面上看懂,可是他一说“对话”,大家就都不懂了,其实作者和策展人也未必懂,只是在用一些模棱两可的词语来忽悠读者,以期拔高自己的作品。现代艺术走到最后之所以穷途末路,就是因为它把自己弄得过于“高深”,如今摄影也在寻迹而去,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20161111-135808_1_1280
图5、《生灵之间的对话》

展场中还有一个中外摄影师对话展,我实在是看不明白它们在讲什么,这里就不上图了。

再比如“实验”说,用一些一般摄影师不常用的技法去制造一些看似创新的影像,还把它们说成是“具有元影像意味,是真正在观念和视觉语言上的突破”,其实都是前人做过了的,仅举两例说明:

20161112-105506_1280
图4

20161112-105701_1280

图6

如果不看说明,你就是想破了脑袋,也猜不到这拍的是什么。作品标题叫:《49天》。

20161112-105352_1_1280

图8、作品说明

作者没有说明具体的制作方法,光说是对蚕进行长时间曝光,展示的作品又是蚕所吐的丝,显然这组作品已经超出了影像的范畴。

20161112-110717_1280

图9

谁能看出来图9拍的是啥吗?我第一眼看见时想到的就是用电脑作的渐变彩条,因为我曾经做过。作品的标题叫《镜子》。

20161112-110618_2

图10、《镜子》的说明

我终于看到“光”了,以前看到的都仅仅是被光照射的物体。人们常说,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我只知道在上世纪末,当扫描仪先于数码相机出世并被广泛应用的时候,设计师为了获得某一物件的数码影像,通常都是用扫描仪直接扫描它,因为我也这么干过。可是万万没想到,扫描镜子也能成为一件煞有介事的摄影作品。
以上两组所谓的实验影像作品所用的套路都是一样的,就是用今人不熟悉的古老方法(工艺),用非获取正常影像的方式,给平常的事物造像,然后再用文字赋予作品具有让人想象的空间,投机取巧!撇开这样的实验影像对现实毫无意义不谈,它在艺术创作上也是现代主义的老套路,如今把这种套路引向摄影,这不是嫌摄影不死吗。说到实验影像,让我想起我了多年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名字好像叫《生于妓院》,讲的是一个美国摄影师教印度红灯区里的小孩学摄影的故事,他的那个项目算不算是一种有关摄影的实验呢?我不知道,但我觉得那是一种艺术家所做的及其有价值和有意义的事情。我认为人文关怀与社会实践,应该是摄影的终极目的,也应该是摄影实验的出发点。


当清朝快要灭亡的时候,八旗子弟们正在忙着遛鸟和斗蛐蛐,普通百姓是看不懂嘀,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哪只鸟好、哪只蛐蛐厉害,当摄影死了的时候也一样,只有策展人和作者自己看得明白,其他人都在云里雾里,百姓们更是整日辛苦地忙生计,没闲工夫到博物馆来看他们做游戏。

摄影的精神按照《摄影的精神》(作者:格里·巴杰,浙江摄影出版社出版)里的说法就是最终能将作品挂在博物馆的墙上,在那里它可以永垂不朽、永放光芒。以学术的名义,抽离作品中凡是能与现实发生联系的每一根筋,让作品显得纯粹与高雅,将作品诠释的深不可测并且还要和哲学、时空、人生、情感等进行模糊的关联,让人们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这就是博物馆和美术馆的功能和作用。从这一意义上讲,第6届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是成功的。


摄影还活着

在这里我之所以说摄影还活着,是因为我看到了那个被下到地下的《邀请展》,据说,地狱的大门上写着,“走进这里的都是绝对没有希望的”。

10985646894711879_1_1280
图11、12日(星期六)下午3点,地下展厅,空空荡荡,仅我一人在场。

20161111-155423_1280

图12、展览简介

这里展出的作品全部为国外摄影师所拍,有关中国的只有一位韩国摄影师的一组作品。

20161111-155834_1280
图13

20161112-151530_1280

图14、(注:图中3是本图的图说,2是另一幅在它上方的图的图说。)

20161112-151616_1280
图15

20161112-151729_1280

 图16

限于篇幅,展场中其它摄影师的作品就不在这里介绍了。

摄影诞生的目的就是为了能方便地记录现实世界,纪实摄影始终作为整个人类摄影活动的主体而存在着,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将摄影作为当代艺术的手段或工具之一,也仅仅是摄影活动中及其小众的实验,这几年国内学界将其视为摄影创作的主体和发展方向是及其错误的,高等教育中的摄影学科将其作为教学的主要内容也是舍本逐末,摄影作为人类的书写工具和文化传播载体是其始终不变的本质属性,在大型摄影展中不将纪实摄影作为展出的主体,是弃重就轻短视行为。

有关“行动主义摄影“的叫法,我理解可能是为了区别于纯记录性和趣味性纪实摄影而提出的,比如吴家林的那些记录少数民族风情的作品,布列松那些美学快照。行动主义摄影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人们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发生了或正在发生着什么,并通过这种信息的传播来达到让更多的人,当然也包括摄影师自己,来介入事件并促使其向好的方向转化。我认为当年美国FSA所进行的纪实摄影就是所谓的“行动主义摄影”。比较遗憾的是策展人没有给出行动主义摄影这一词语的原文对照。

摄影半死不活

难道说此次双年展中就没有以社会现实为题材的作品吗?有,比如宁舟浩的《生命的去处》、赵驰的《造象》、阿里•卡的《博斯坦的天空》,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可惜它们的现实性和社会介入性被策展人给阉割了,所有的作品都没有图说,也没有标题,观者不知道作者拍的这是哪儿,拍这些东西干什么,传达了作者的什么理念,除了《生命的去处》的简介比较详实地介绍了组图来龙去脉外,其它的都语焉不详,甚至还故弄玄虚,故意让人看不懂。国人骨子里天生一种对权势的恐惧和崇拜,不管干什么事情都要事先揣摸领导的意图、领导的好恶,在领导面前从来就不敢直着腰板儿说话,在如今这个和谐的穹顶之下,作品若是哪儿稍微有点“不对劲儿”,不等领导说话他就先把自己给毙了,“不是他不想说,是他不能说”,我猜这也是组织者为什么要将邀请展放到地下的原因。

20161112-134109_1280

图17
看见这个展架了吗?

通往光明的过道两旁墙上贴的的是这个(图18)

20161112-133655_1280

图18、慕容拖鞋第五届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获奖作品(部分)

纪实摄影所袒露的社会问题有碍观瞻,深藏地下登不得大雅之堂,而慕容拖鞋的情色裸露却可以在上一届摘得桂冠,摄影是自由的,摄影本就是可以用来抒发情怀的。但是来自于艺委会的颁奖词可就让我感到非常恶心了:“慕容拖鞋总是对蕴含于肉身之中的精神之谜如醉如痴,身体及其各种隐喻只不过是他影像中可资利用的视觉元素而已。如果说,他的表层隐喻是性以及对性的想象的话,那么背后又隐喻着什么呢?或许那才是他所营造的影像深层的人类性精神内涵。”到底那背后隐喻着什么呢?却又说不出来,还得出了那个东西是人类性精神内涵,请问“人类性”是什么性,有“人性”,可是从来也没有人类性,或许颁奖词是想说“人类的性的精神内涵”,既然颁奖组委会解读不出慕容拖鞋作品中性的精神内涵,那颁奖的凭据是什么呢?结论是,这个奖颁给了赤裸裸的情色,没有背后的东西,也没有精神内涵。人之初,性本好(hào),人人都喜欢屁股本无可厚非,可为什么还要进行一番老夫子式的包装呢?时过境迁,如今这作品已经不适合领导观瞻了,只有本校的学生们常来这里转转。

传统意义上的摄影已死,其作用仅剩下去充填博物馆的白墙,再想用作品去展示自己的技法有多高超、光影和构图有多独特已经显得太愚昧,讨巧性地去拍摄一些冷门题材,那是因为对摄影史的无知和不理解,用影像去探索什么是影像的影像(元影像)就如同用放大镜去研究放大镜为什么能放大一样充满着虚幻和无解,相反,作为语言表达和信息传播层面上的摄影正一日千里汹涌澎拜地发展着,充满活力!很难想象,如果没有摄影怎么会有淘宝和天猫?影像将作为所有文章中描述环节不可或缺的部分而存在着,影像使得叙述更简捷、更清晰和更真实,影像消除了所有因地域距离、文化差异、时间流逝而造成的单用文字描述不清的障碍,摄影使得所有强权政治、黑恶实力掩盖其丑恶事实变得更加困难,雾霾和关塔那摩一样被摄影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摄影正在成为引导人类走向民主与自由的工具和武器。


2016年11月18日




评论区
最新评论